http://www.darr0.cn

2020年上千台无人车即将上路,自动驾驶怎样保障

这一年,长沙、广州、沧州等各地都颁发了自动驾驶载人测试牌照;武汉颁发智能网联汽车载人试运营许可证;北京颁发自动驾驶载人载物测试牌照,首次允许企业在京开展载人测试。

9月,百度Robotaxi在长沙开启试运营,首批45辆自动驾驶出租车驶上街头,打响了中国无人出租车落地第一枪。

可以预见的是,到2020年,在中国各地的开放道路上进行载人测试和试运营的自动驾驶车辆,将达到数百辆甚至上千辆。

在Robotaxi这样高级别的自动驾驶系统开始规模部署的同时,另一方面,低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已经量产,包括上汽、一汽、广汽、吉利、蔚来、理想等在内的新老车企纷纷推出搭载L2级自动驾驶系统的车型。

新技术的推广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自动驾驶可以提升驾驶安全;另一方面,在推广初期,新技术会引入新的问题。

比如2016年,在特斯拉开启Autopilot软件功能约半年后,特斯拉车主JoshuaBrown驾驶着他的ModelS在Autopilot开启状态下撞上了一辆拐弯中的拖挂式卡车,由此引发了行业早期最受关注的一起自动驾驶致死事故。

2018年3月,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一辆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在晚间测试时,撞上了当时正推着自动车横穿马路的女性ElaineHerzberg。

自动驾驶算法采用的深度学习技术,要求自动驾驶的软件能够根据测试中获得的数据快速地迭代,不断覆盖各种极端场景。

同时,因为自动驾驶系统会接入车辆的控制单元,因而又要求自动驾驶系统能够符合汽车行业稳定、严谨的开发流程。

百度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在接受专访时曾这样分享,「百度从成立自动驾驶业务第一天开始,就组建了一支负责安全的团队。」

百度将自动驾驶业务独立作为事业部,始于2015年12月。当下,百度Apollo已经在中国23个城市累计开展超过300万公里的测试。

李震宇所描述的安全团队,包含了来自驾驶决策规划、数据、仿真等团队的成员,其系统中包括了系统可靠性、乘客的决策权、行驶区域权、软硬件冗余能力、人车交互、疲劳驾驶监测、交通及驾驶数据等在内与安全相关的设计。

从组织架构上,百度还在集团与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层面分别成立安全委员会与安全工作小组,来自上而下指导自动驾驶的安全建设。

早在2015年12月,百度基于宝马3GT车型开发的自动驾驶车在北京完成了国内首次城市、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彼时,百度就已经聘请了德国的第三方技术服务机构,对其自动驾驶项目进行道路车辆功能安全ISO26262的评估。

到2018年,自动驾驶技术逐渐步入量产前夕,百度Apollo内部投入了大量精力到安全相关的技术开发上。

李震宇在当年的表述是「(这年)百度自动驾驶新增的代码中,有一半都是为了安全而增加的。」

2018年,百度与金龙客车联合推出全球第一款量产的L4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阿波龙」的应用场景,主要是低速限定场景下园区内的人员穿梭接驳。

李彦宏后来在2019年8月的重庆智博会上讲道:「推进无人驾驶落地,要更加注重其技术的安全性与效率提升。为什么我们认为低速的L4会先于高速的L3实现?因为它的风险更低。」

这年,百度与金龙客车联合开发的100多台「阿波龙」下线后,被陆续发往国内包括北京、雄安、深圳、福建平潭、湖北武汉在内的地区。

这款自动驾驶接驳车,目前已经出现在全国25个城市及地区,在30个场景实现商业化落地运营。

截止到2019年11月30日,阿波龙累计自动驾驶里程达到75000+公里,累计接待乘客80000+;同时,还保持着安全「0事故」的出色表现。

2019年,在积累了覆盖全国数十个城市包括封闭场景、低速场景和开放道路在内,百万公里级别电子配件测试里程后,百度进一步与一汽红旗量产基于红旗EV的Robotaxi。

从金龙到一汽红旗,也不难看出百度自动驾驶落地中还有关键的一环——与车企合作的前装量产。

基于车企的车型平台,将传感器和计算单元在设计阶段就嵌入到整车内部,车企提供加速、制动、转向相关的执行机构接口,能够让自动驾驶系统的感知、决策和控制,更加稳定精准。

在Robotaxi量产过程中,红旗的产线可以将传感器的安装精度控制在毫米级别,而相比之下后装的自动驾驶传感器安装误差可能在厘米级以上。

红旗Robotaxi及其外部的传感器也经历了模拟暴雨、高温天气等极端条件的测试。红旗EV还拥有整车全系统范围的监控能力,能够监测车辆底盘、传感器、计算单元等关键部件的异常与故障,为自动驾驶系统提供准确的报警。

无论是在金龙还是一汽红旗合作中,百度都与车企合作伙伴对自动驾驶汽车进行了大量的重新定义和重新设计,这些前装量产中的改进最终都成为自动驾驶运营中的安全保障。

其中,北京作为继广州、长沙、上海、武汉、沧州之后,第六座开放载人测试的城市,相比之前五座城市,其对于测试路段、测试主体,甚至测试人员的要求都进行了大量细节的优化,全力保障自动驾驶车辆运行的安全可靠。

根据要求,在京开展载人测试基准为50万公里以上的安全测试,这是目前国内最高门槛的载人测试政策。

百度Apollo能够率先获得这一批载人测试牌照,也证明了Apollo在技术方面,安全保障方面的领先实力。

科技公司擅长软件与AI,汽车行业则拥有一套硬件设计、制造与验证的完整流程,所以跨界的协同极为重要。

电子配件如,今年百度联合了包括奥迪、宝马、大陆、戴姆勒等11家行业代表公司发布《自动驾驶安全第一》白皮书,内容涵盖功能安全、预期功能安全、信息安全、测试与验证安全等,从OEM、Tier1和科技公司的专业视角出发,来共同描述「安全的自动驾驶汽车」在设计、开发、测试和运营中的框架体系和规范。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迄今为止全球第一份全产业链自动驾驶安全文件,也是全球第一份全面阐述自动驾驶领域如何贯彻现行汽车安全标准的技术文档。

不得不说,凭借百度和一众合作伙伴对于自动驾驶安全的强把控和高重视,中国自动驾驶产业安全走到了全球前沿。

更早之前,百度在2018年4月联合了中汽研、中国信通院成立Apollo汽车信息安全实验室,并邀请中国一汽、奇瑞、北汽新能源、清华大学、北航、北理工作为首批合作单位,共同研究智能驾驶的信息安全课题。

Apollo信息安全实验室的重点研究方向涵盖了数据隐私保护、IVI及T-BOX安全防御、L3/L4车脑信息安全软硬件参考设计、自动驾驶信号伪造对抗等十多个智能驾驶信息安全方向。这些都是伴随着智能网联汽车诞生的新兴技术领域。

基于Apollo的信息安全研究,百度在2018年联合与NXP发布了中国首款芯片级ECU信息安全解决方案,随后百度又发布智能汽车黑匣子以及全生命周期的汽车信息安全解决方案。

从自动驾驶的传感器、计算单元、高精地图、信息安全,到整车的设计、集成开发与验证测试,自动驾驶汽车的批量制造与部署,都是过去人们从未到达的「无人区」。

明年,包括百度在内众多富有活力的自动驾驶玩家,或将会有大量的自动驾驶汽车在各个开放路段开启测试和试运营。

针对批量部署规模测试的安全建设,百度应该是目前国内公司中投入最大的。针对安全的关注,百度内部还明确表示过这样的决心:「在自动驾驶安全方面,将永不止步,投入没有上限。」

伴随自动驾驶在城市街头日益频繁的出现,信息安全、数据安全、技术安全、驾乘安全等等,必定是全行业须要时刻警醒、面对,和攻克的重点。

关注微信公众号:电车之家官网(diancheguanwang)。本网转载的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有出处,如涉及内容或图片等问题,我们将第一时间与您交流。

上一篇:2020就是这么高科技!智能购物 机械臂帮你取货
下一篇:《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020年中国科技英雄榜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