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arr0.cn

女性的资源不能再被挪用侵占了,请务必把姐姐

从昨天开始,“春蕾计划”就开始遭受了质疑。原因是,有网友发现了这个明确专项基金捐款针对女童的项目结果公示里,有明晃晃的一半男学生。在公示的图片当中,捐助困难孩童的会议室里都是高档皮沙发,男性比女性还多;受助人里,还有19岁的男性,表示需要一台照相机,圆自己的摄影梦。

在昨天晚上(12月17日19:12 ),官微@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 发表文章说明,很快阅读量就过千万了。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1、“春蕾一帮一助学”(注:该项目与腾讯公益无关)项目本批次资助的1267名高中生中,有453名为男生。原因是因为,当地反映,当地贫困家庭男生也亟需帮助。所以,该项目在保证大多数受助者为女生的前提下,开始资助部分男生。2、具体到网友质疑的受助学校为四川凉山州昭觉民族中学中,该校提供的100名受助学生名单里有47名男生。该校女生已全部纳入项目资助范围,所以就资助男生。3、“受助学校有皮沙发”属实,但是,学校条件的改善,并不等同于学生家庭条件的改善。4、以后我们照样男女一样资助,不过会在页面显示性别。

“春蕾计划,是1989年起,在全国妇联领导下,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发起并组织实施的一项救助公网困地区失学女童重返校园的社会公益项目。”

“至2019年,该计划累计筹集社会爱心捐款21亿元,捐赠人数达2784万人次,在全国范围内资助春蕾女童超369万人次,捐建春蕾学校1811所,对52.7元人次女童进行职业教育培训。”

“在我国,特别是贫困山区尚有少数文盲存在,而女性文盲占文盲总数的2/3以上;失学儿童中,女童约占2/3。”

“今天的女童,是未来的母亲。母亲的素质,影响未来全民族的素质。要提高妇女素质,必须从女童教育抓起,实施‘春蕾计划’,扶持女童入学……”

当初,“今天的女童,未来的母亲”这种口号,也引起了很多垢病,这是完全落后于时代的,因为女性并不是为了当母亲而存在,女性同样可以当科学家、宇航员、工程师、军人,可以做一切事情;仅仅突出女性的生育功能,是非常狭隘的。但这个不恰当的标语,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春蕾计划是仅面向女生的。

在这里,先重申一个最简单的原则:捐款,是必须专款专用的。如果说,看到男童也需要捐助,就挪用女童基金,那下次,看到有残疾人很可怜,要不要也帮一下?看到孤寡老人,要不要也帮一下?抗战老兵就不需要帮了吗?救助流浪狗不也很正义了吗?非洲同胞们也需要援助呀,你的春蕾计划基金也都帮一下嘛。

郭美美前几天刚刚出狱。大家是不是忘了,此姝以一人之力整垮了整个中国红十字会?那是因为,当我们知道了,我们什么都没有,省下早餐钱,捐给红十字,却为了成小网红名牌包上的一颗铆钉,还要被他们坐在玛莎拉蒂上嘲笑我们的穷酸的时候,都出离愤怒了。

你以为用女童来吸引捐款,然后把钱给男童用的,就只有他一家么?有网友发截图显示,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上 @河北慈善联合基金会的“代理爸妈助养一对一”项目形象照片和“成功案例”展示的,都是女童;但你真要捐助,点进“我要资助孤儿”,再点“筛选”,性别那一栏,就只剩下“不限”和“男”两个选项,没有“女”的选项。

要知道,这个项目里,筛选的标准,连“生日”和“星座”都能筛选出来呢,假如你限定了天秤座才能接受捐赠,那么捐款就不能给狮子座的。——但实际操作中,相当于女性几乎限定了不能接受捐助,只能在“不限”当中漏出来一点。

另一方面,也有网友质疑某网络公益平台上线的“加油木兰”项目,声明是为了响应国家精准扶贫战略而发起的贫困女性保障项目,为何会在资助现场当中,出现了大量的男性受助者?是不是也是诈捐?

“加油木兰”的保障对象仅针对女性,保险条款已向银保监报备,每个被保对象的资质都会由保险公司严格审核。因此,“加油木兰”是无法给男性投保的,迄今为止尚没有出现男性受助者。

至于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呢?那是在四川省昭觉县进行全县摸底排查时采集的原始信息,旨在了解县整体贫困人口情况,仅为筛选工作的第一步,最终会只投向符合条件的女性受助人。

实际上,就是在公益进行过程当中,基层总是希望鱼目混珠,把完全不符合资质和条件的受助人安插进来。严格的、有公信力的公益机构和运作方式,就能把这些不合规的人筛选出去;这点,我相信这个“加油木兰”项目。而苟且的、无能的公益机构,则不介意把鹅卵石也当作珍珠一起包装出去卖,侵蚀的是公众的利益,以及整个公益体系的信誉。

而中国妇联的官微@女性之声,不仅没有做到基本的自纠自查自洁的功能,还“死猪不怕开水烫”,还进一步矫饰说:

讲真,我不觉得,一个十九岁的“男童”,想圆摄影梦,符合你说的这个条件。我觉得我还想圆一个爱玛仕梦呢,我都想了这么多年,还不舍得买,谁还不是个大孩子呀,你怎么不捐给我呢?至少我还是“女”,比你说这个“男童”更符合条件呢,我也申报一个春蕾计划,让我通过呗?

“实际上就是基层、尤其贫困地区,根本就是重男轻女。春蕾计划去基层资助女生,人家不但根本不买账、不领情,而且很可能就是制造巨大的阻力。从基层干部、教师队伍到父母家长,所有人都觉得,你们要资助,就必须把我们家男孩也一起资助了。如果男孩不资助,那么女孩我们也不让你们资助。所以,春蕾计划的工作人员,在这种国情面前,应该是妥协了。”

不赞同的是,他认为官方是被基层的重男轻女所绑架,他们也很无奈。我却认为,不能用这个理由脱责。“春蕾计划”和背后的“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甚至妇联,都在这次的定向捐款挪用中难辞其咎。国家机关、权力机构,就那么容易受群氓协迫?只要严格依照规矩,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不去办,只不过懒得办,不认真办,得过且过,甚至同流合污。

大家想想看,为什么不仅是定向女童的项目(包括这些打着捐助女童招牌,暗戳戳捐助男童、甚至已成年男性的公益项目),还包括普通不分性别的捐助项目,都更倾向于用女性作为宣传点?你看看,二十多年前的希望工程里,苏明娟那一双渴望求知的眼睛,打动过多少人?

那是因为,只要有一点点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贫困地区,女童远比男童易于失学,女童的生活质量比男童差得太多太多。

假如一个家庭生有男孩和女孩,他们会倾尽全力来扶持男孩,女孩要花大量时间在家做家务。

假如男孩到了婚育年龄,就让女孩赶紧结婚嫁人,换彩礼,给弟弟和哥哥。如果哥哥的条件太差无法娶亲,那么就找同样条件很差的兄妹家庭来换亲。

有“腾讯公益”的官微里,宣传“春蕾计划”时,就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捐助女孩子读书的必要。女孩小莉,辛辛苦苦读书,很满足,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但是,哥哥要结婚,小莉家凑不出8万彩礼钱,奶奶要她退学嫁学,换彩礼给哥哥。

2015年,一份题为《中国女童教育与发展需求研究报告2015》的研究发布了,由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联合大学和妇联等单位合作完成,调研显示,男童与女童失学的首要原因完全不同,女童最容易因为家庭贫困而失学,占失学女童总电子配件厂家数的38.89%,而男童最容易因为自己不爱读书而不再读书,占失学男童总数的38.13%,而选择“自己不爱读书,主动退学”的儿童中,男童要显著高于女童。

其实,如果深究下去,更能看出问题:要照顾弟弟妹妹而不去上学、家长觉得上学没用这些里面,女童显著高于男童。

贫困女童、留守女童的学习成绩更好;女童对学历的期待更高,更期望完成大学以上学历;女童做家务时间多于男童,而娱乐时间少于男童;女童和男童需求也有显著差异,女童更希望获得书籍,男童则是运动用品和玩具;18位早婚儿童当中,女童14位,男童4位,他们因为结婚而失学……(截图来自《女童教育与发展需求研究报告。》由中国儿童基金会官网下载)

前不久,我曾在同学聚会上说起过中国女性地位的问题,我告诉他们,中国性别平等在全球排名倒数,144个国家里排103名(前天公布了,2019年排106名),他们很吃惊:怎么可能?你看我们的女同学们个个多厉害!

一时之间我无法全面科普,我只能说,你只看到了超一线大城市,但是中国的农村幅员广阔,贫困地区还很多,那里的女性地位还很低,童婚,失学,家暴,重男轻女,等等现象还非常严重啊。考虑到这些,所以拉低了中国女性的整体地位。这么一说,他们稍为有点明白了。

实际上,大城市里也仍然是男女不平等,但这种不平等,主要是机会的不平等、收入、权利和权力的不平等;而在农村,尤其是极为贫困的农村,这种不平等,却可能是有没有生命权的不平等。前者,失权失名,后者,可能没命。

出生性别比,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之最,桂冠没有旁移过。而到了第三胎时,多个省份的男女出生性别比均超过200,北京高达260(我推测,这是因为北京的计生比较严,凡是冒死或高额罚款生三胎的,对性别的要求极高,非男不生)。这意味着桂林电子配件,每出生260个男婴,仅出生100个女婴,另个160个女婴已堕胎。

一个是@冰下有鱼 的故事。她支教的时候,观察到一位女孩被饱受虐待,而弟弟则备受恩宠。山里的冬天很冷,女孩没有棉衣。她特意挑了一件全是蝴蝶结的粉红羽绒服送给女孩,以为她弟弟不会好意思穿。结果,下次看到的时候,女孩还是穿着拣来的破外套,蝴蝶结羽绒服穿在了弟弟身上,得意洋洋地炫耀。

另一个故事是,在一些牛奶支助贫困学童的项目上,学校里的女孩都普遍都不喝牛奶,拿回家去给弟弟或哥哥喝,鸡蛋也是必须拿回家的。后来,学校要求牛奶鸡蛋必须当场吃完,不许拿回去,女孩才吃上。但引发当地家长很大不满。

我补充一个新闻例子,2018年12月底,一段“贫困县学生把牛奶倒水沟”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事发于湖南邵阳一小学。有意思的是,网友并没有清一色的指责资源浪费,而是分析其背后的原因,那是因为,当地重男轻女,女孩子将牛奶带回家后家长会让其给哥哥或弟弟饮用,为了防止这种现象出现,不把牛奶带回家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如果能带回去,以后女孩可能就一直喝不上牛奶了。

邵阳,就是出现了著名的“无妈乡”的地方,就是很多女性被迫抛家别子的地方,也是女性饱受迫害的地方。

为什么各种捐助项目,都习惯于以女童的形象来招徕募捐?因为,只要是个人,都能直觉到贫困女童的灾难深重,知道她们更需要帮助。而公益机构,可耻地利用这种形象,把救助苦难女童的机会让给了吃得脑满肠肥的男童,甚至是那些已成年的男性,进一步加剧重男轻女,让女孩的处境更加万劫不复。

只不过,在这种愤怒当中,我看到了大家的热心、执着、较真,更看到了不少相守互助的希望:

上一篇:女大学生遭遇校园暴力,施暴者是学校干部,仅
下一篇:2019,中国文化绽放世界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