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arr0.cn

圆桌论坛一:探索新科技浪潮的阿尔法机会

12月20日,星石投资2020年度策略会在京召开,会议主题为:产业加速升级,成长股长期牛市来临。会议讨要金融业和产业界权威专家,共同探讨未来趋势,揭示新一年的投资机会。中科院微电子所研究员、博导陈曙东、星石投资首席策略投资官万凯航、星石投资首席权益投资官郭希淳参与了探索新科技浪潮的阿尔法机会讨论。

陈曙东表示,我觉得应用爆发的路径,符合技术发展的趋势。如果看科技应用会在哪些领域爆发的话,或许可以关注技术成熟度预测曲线。工业领域,做设备运行状态检测的,设备健康的管理,会有一个较好的成长空间。人才培养机构,尤其是面向工程应用领域的人才,或许也会是一个好的发展趋势。

万凯航表示,今年科技板块上涨主要源于三个因素:政策好、产业清晰、预期差修复。今年科技板块为数不多的有业绩的板块,一个是华为产业链;另一个是苹果将无线耳机卖电子产品成了爆款。看好明年、后年甚至更长的科技周期。

郭希淳表示,现成的例子是韩国,用户的热情非常高,人均的流量起来非常快。从整个5G的应用来看,分成两类:一类是现在已经看得到的4G的沿用的升级。除了这块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互联网和车联网。但是总的来说,在应用这端5G会给我们很大的空间,会社会有很深的影响。

下面进入圆桌讨论环节,有请星石投资两位基金经理上台:星石投资首席策略投资官万凯航先生、星石投资首席权益投资官郭希淳先生。

主持人:就陈教授的话题想请教一下万总,对于陈教授提出的科技发展路径,资本市场的认可度是一致的吗?

万凯航:科技突破资本市场是认可的,资本市场反应的是预期,但是这个预期时间不能太遥远

但是刚刚陈教授说人工要从70%下降到48%;那么,我想知道五六年以后我的工作是丢了还是要做的工作少了呢?如果丢了很可怕,如果少了大家都很开心。我想前沿科学和产业是联系紧密的,资本市场我认为前沿技术,长期而言反馈是正面的,是正相关的,是说白了新的技术突破我们资本市场是认可的,只不过资本市场反应的是预期,这种预期不会太遥远,我们关心的是三年,十年以上的东西就不准备投资了。

对于科技投资,A股存在着预期波动。今年科技板块资本市场比较看好,主要和三方面的因素有关:一是政策好;二是产业清晰;三是前期整个资本市场预期特别差。所以,这三个层面造成科技板块经过了一轮的修复。

今年华为手机卖得非常好,但是确实有一些情怀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其实从全球来看,这个手机的销售是非常差的,整个今年科技产业业绩兑现是非常一般的。华为事件之后,国内已经加大了对科技产业的扶植。

今年科技板块为数不多的有业绩的板块,一个是华为产业链;另一个是苹果将无线耳机卖成了爆款。我们说看好明年、后年甚至更长的科技周期。

主持人:您的讲话中我们可以看到,您更多的是看通讯设备,也就是硬件方面的投资机会,我想问一下郭总在软件方面有哪些值得关注?

郭希淳:现成的例子是韩国,用户的热情非常高,人均的流量起来非常快。从整个5G的应用来看,分成两类:

除了这个以外,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模型的应用,比如说最近非常火的电视剧《庆余年》,一个热搜是提前看的服务,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争议?很多人觉得我已经花钱买你的会员了,你现在居然让我再花钱看这个节目,因为我享受到服务是一样的,只不过为了看六集再花钱,所以很多人有心里的不平衡。但是从视频网站这个行业来看是非常严重的亏损的行业,盈利的压力非常大。所以有非常创收的冲动,如果您仅仅把一样的内容做时间上的安排会得到消费者很大的反弹,但是在GDP的情况下,如果推出5G或者AI版的情况下,在不降低服务内容的情况下,给更高的消费者更新的服务的话,那他消费的提升会是一个很清晰的逻辑。可能更多的内容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预见的,就像4G出现了抖音的一样,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升级的东西,但是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们观察和想象。

除了这块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互联网和车联网,如果应用场景引用的话有一些场景可以看到应用。比如远程挖矿,在非常危险的情况可以启动模拟挖掘机,这是工业互联网在局部场景典型的例子。

我刚才讲的这些只不过是我现在能想到的一些例子,更多的应用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想象,或者仅仅是一个脑洞的阶段。

主持人:两位谈了他们的投资方向和路径,陈教授您从科研的高度来看是不是存在这样的应用爆发的路径呢?

我个人的一个观点:成功的应用取决于技术的创新。刚才万总提到了一款耳机,正是因为这款耳机解决了漏音问题,所以会成为爆款。还有,5G的建设,突破了现有网络传输速度的限制,流量就上来了。加上商业模式的创新,文化的创意,90后、00后的新生代消费行为,再加上资金流的保障,等等方面,创新应用场景会百花齐。

主持人:刚才提到尽管大家都非常看好科技股,但是目前有一些科技股非常贵了,想问两位投资经理,你们未来的投资标的如何选择?

今年的科技股有三个条件,包括宏观层面,宏观层面环境是很好的;二是行业分析,科技股很多情况下呈现主题的投资,明年投资的逻辑会从简单的产业逻辑推理到深度挖掘各种公司,也就说我们在长期看好的终端通讯,通讯终端流量研究去选择标的,我们怎么把这个生态体系建设起来,未来三到五年我们都值得在这个产业里面深挖,科技股的投资,现在只是开始,并不是结束。三是公司业绩方面的分析,我们现在在做的,是培育整个产业的生态,生态培育出来了,未来的业绩就不是问题。

郭希淳:刚才讲了我们可能从5G基站的建设到终端再到流量,再到应用,从这个产业路径去找,这是一个思路。

另外我们要更加深入的发掘这个产业内的变化。比如说游戏,所有的游戏股大家都觉得很好,但是所有的公司受益吗?不是。

另外付费模式会有变化,对于很多没有营销能力的,但是游戏的品质非常好的公司来讲,你反而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虽然可能大家都有掌握,但是最后产业内还是有很大进一步的升华,最后带给我们很大的机会。

现在一线的公司确实比较贵了,比如一些公司,这些公司的技术含量一点不低,利润率可能比一个集成商更高,我们可以在这样的公司里,这样的细分领域挖掘机会。

我们以研究为基础的价值投资来讲,这实际上给我们一个更好的投资机会和一个更多的选择范围。

长期来看越来越多细分领域的好公司会出现在A股市场。总的来讲,我觉得还是能够细挖出很多这样的机会。

主持人:郭总提到一个说法,说很多科技列的公司到国外上市,现在A股好的标的比较有限,这个问题想问一下陈教授,从科研的角度分析未来哪些领域中国的企业会在全后冒出来。

陈曙东:有可能是未来比较牛的公司,为企业客户提供技术服务的公司。比如说工业领域,做设备运行状态检测的,设备健康的管理,会有一个较好的成长空间。

另外,人才的培养非常重要。我国有大量的人工智能方面的工程师缺口,所以,人才培养机构,尤其是面向工程应用领域的人才,或许也会是一个好的发展趋势。

主持人:您提到了科技人才的培养,这想到了当下非常敏感的问题,就是中美贸易摩擦,现在就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文本达成了一致,但是这只是开始,未来问题还有很多,现在未来中美经贸摩擦这些问题,会对中国的科技企业带来哪些影响,有哪些启示呢?

万凯航:我觉得贸易摩擦是双刃剑,过去中国的科技企业,都是围绕美国的科技产业来构建产业链的,全世界也都是这样。所以造成的结果是美国科技的话语权特别强,美股的企业的回报率特别高。这就造成一个壁垒特别高,比如手机上的GPS芯片,综合下来每个芯片的成本之前是十几美元,现在可能也就5美元,这就造成国内企业重视销售而轻视研发。但是现在不行了,我们必须自己去研发。

美国占据了大量高端的产业,这其实都是我们未来的空间;但是,这个空间要获得它,你首先要技术突破,北斗芯片为什么没有做起来了,就是技术没有突破。中国围绕华为试图把产业链建立一个生态,当这个生态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的生态自然就起来了。所以贸易战是双刃剑,我们只有有往好的方面去走。

陈曙东:中美贸易战,美国对我们有很多方面的封堵,这种做法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其实美国的很多高科技企业的出口方和服务方都是我们中国。封堵使得我们国家加大了对自主知识产权的投入,比如物联网标识,芯片等等,其实这些我们一直也都在做。我觉得这是贸易战,对于我们来说是压力也是机遇。

郭希淳:我个人的感觉,现在全球产业链互相交织在一起渗透是非常深的,我觉得即便是美国也没有能力把这个世界分为两个部分,中国也没有这个能力吧,所以中国只要打开大门坚持开放的话,我们科技就会加速升级。我觉得整个来讲会有影响,但是可能机会还是大于挑战。

上一篇:国际金融城东区有大动作
下一篇:屡遭“打脸”的16岁“环保少女”,已成西方政治